阅读历史
换源:

224 回门

作品:誓欢|作者:酌颜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2-14 19:28:40|下载:誓欢TXT下载
  虽然闭着眼睛,且呼吸均匀,但叶辛夷却没有睡着。

  加上顾欢的十六年,她也活了二十多年了,还是头一回与人同床共枕,能轻易睡得着才叫怪。

  枕畔,沈钺也是叹息。支起一只胳膊枕着,索性,就这么睁着眼看着沉睡中的叶辛夷,像是看不够一般,舍不得眨眼。

  叶辛夷都不知道昨晚是怎么睡着的。

  醒过来时,却又是与昨日差不多的时辰,已是天光大亮。

  枕畔没了人,触手生凉,也不知几时就起了身。

  叶辛夷略一沉吟,便是起了身,却是换了一身便于行动的衣裳,径自去了演武场。

  演武场上,沈钺果然正在舞拳,一招一式,皆是劲猛,虎虎生风。

  叶辛夷飞身而起,窜上一旁的武器架子,足尖轻挑,一柄大刀便是被踹起,叶辛夷娇喝一声“接着”,那大刀便已朝着场中的沈钺飞了过去。

  沈钺听见动静,一个利落的俯身,再迅疾回转,稳稳接住那大刀的同时,也漂亮地落了地,转过头,看着场边一身暗色劲装,英姿飒爽的叶辛夷,眸色转黯。

  “昨日,你便说了要与我练招!今日,还要请大人赐教!”叶辛夷站在场边,朝着他一抱拳,而后一声“看招”,身形便已是拔高,兔起鹘落一般,手里短剑出鞘,朝着沈钺劈将过去。

  那短剑,似雷光,朝头顶聚拢,再迅猛劈下。来得快,且气势万钧。

  沈钺不慌不忙将双腿张开,与肩齐平,扎下马步,抬手,挥着那把大刀,直直接住头顶那道雷光。

  “铿”一声响,刀与剑磕到一处。

  沈钺劲力一吐,那大刀便是顶了上去。

  叶辛夷身形轻旋,如蝶一般从旁飞落,尚未落地,双足在半空中转点,手中短剑又是刺来。

  沈钺双眸一亮,叹一声“好”,便挥着刀迎了上去。

  高手过招,虽不至飞沙走石,日月无光,却也果真是刀光剑影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没有看客,身处当中的人却再清楚不过。

  虽然刀与剑的较量不过两刻钟的时间,但却真正是酣畅淋漓。

  还记得今日有正事要做,沈钺一个急让,先收了势,朝着叶辛夷比了个“停”的手势。

  叶辛夷已是香汗淋漓,一双杏眼却是闪闪发亮,微微喘着气道,“我以为你擅长枪法,却不想,这刀法居然也是不错。”

  “那是。为夫十八般武艺,样样在行。夫人且待日后慢慢看着。”沈钺咧嘴笑,语气又是没个正形。

  看来,昨夜的事儿,该是船过水无痕了。

  叶辛夷轻轻松了一口气,棋逢对手的兴奋感慢慢涌上来。

  “好啊!反正有的是机会讨教大人的高招。”叶辛夷说着,已是低头将短剑收起。

  沈钺却是双眸微黯,走上前,低声叹道,“你还要叫我大人到几时?”

  叶辛夷眨了眨眼,“叫你大人……不好吗?”这可是尊称呐!

  沈钺一脸恨铁不成钢,“当然不好。这大人谁都能叫,你是我的夫人呐,自然要与旁人不同。”

  认识这么久,她也就那一日恼了,唤了他一声“沈熒出”,即便带着恼意,却也比那一声“大人”来得动听。

  叶辛夷真真是哭笑不得,一个称呼而已,用得着这么计较?

  “那你想要我唤你什么?”不过,叶辛夷还是态度很诚恳地问了。

  沈钺将刀搁在架子上,两人也没谁先开口,却是不约而同转身往正院回。

  这出汗时是酣畅淋漓了,可这会儿,却觉得黏糊得难受。还得洗洗,换身衣裳才是。

  何况,今日还是三朝回门呢。

  “这个就要看夫人喜欢了,总归不是大人便是。”

  “你唤我辛夷?那我也跟着唤你名便是?只是,你是单名啊!”

  “辛夷也是人人都可唤的,我可听岳父都唤你欢欢儿。欢欢儿是乳名吧?要不……我也唤你欢欢儿。”

  “不是让我改称呼吗?”

  “一起改也不错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就这样吧,我唤你欢欢儿,你唤我阿钺!阿钺……阿钺!从没有人这么唤过,往后,这便是夫人专属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三柳街,叶家早已是望眼欲穿。

  叶菘蓝已经扶着叶仕安到铺子门口看了好几回了,哪怕明知时辰尚早,往日也算沉得住气,可今日却是频频等不及地张望。

  待见得一辆马车踢踢踏踏跑来,再看清赶车的就是沈钺时,叶菘蓝登时一喜,“爹!是姐姐他们回来了。”

  叶仕安亦是笑着连连点头。

  转眼,马车驶到了跟前,沈钺跃下马车,朝着叶仕安拱手,恭声唤道,“岳父。”而后又转向叶菘蓝,“妹妹好!”

  叶辛夷迫不及待掀开了车帘,瞧见铺子门口立着的父亲和妹妹,不期然便是红了眼眶。

  沈钺转身,将叶辛夷扶了下来。叶家姐妹俩扶了叶仕安先回,叶川柏则和新姑爷一道搬起了马车上的回门礼。

  按理,是没有让新姑爷动手的道理,可叶家实在是没有人手,沈钺又是个不讲究的,甚至不等叶川柏动手,他便已经开始搬起了箱子,叶仕安张口想要阻止,却让叶辛夷拉着进了门。

  回了院子,叶辛夷忍不住有些唏嘘,不过离开了两日,再回来时,她已是成了娇客。还真是……

  叶仕安则上上下下打量着女儿,见她面色红润,神色安闲,便不由得连连说了好几声“好”,这心是安下了,却又说不出的酸楚。

  叶菘蓝则紧拉了叶辛夷的手,低声问道,“阿姐,姐夫待你可好?”

  叶辛夷望着小妮子担心的眼神,说不出的好笑。

  这小姑娘,做妹妹的,却担起了为娘的心。

  这样的话,回门时,都是当娘的爱问的吧?

  不过,看着小姑娘真正担忧的眼神,叶辛夷心里却是暖暖的,转握了叶菘蓝的手,笑道,“放心吧!挺好的!”

  叶菘蓝长长舒了一口气,“那就好。姐夫平日里看着倒是个好的,可他毕竟是个锦衣卫,都说锦衣卫狠辣无情,自从阿姐走后,我这一颗心就七上八下的。”

  锦衣卫啊……那位大人在家里,尤其在她面前,可真没有半点儿锦衣卫的样子。

  “阿姐,他若是待你不好,咱们也不用怕他。阿姐有功夫,揍他便是。”叶菘蓝握着拳头,咬了咬牙。

  那可爱的狠劲儿,逗得叶辛夷笑起来,“不愧是我的妹妹,没有白疼你。”